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初遇浪女
初遇浪女
每个人的第一次都是最难忘的,那我就说说我的吧
  我长得不帅,个子不高,但也不算太矮。
  不胖,但也不骨瘦如柴。
  总之,我是平凡,一般,也不出众。
  上高中时,老师跟我们说:“同学们可千万不要早恋啊,得好好学习啊。”
  那时,我听话得很,整个高中都没谈个女朋友,尽管有时也很躁动。
  就这样,我揣着一颗幼稚的心,带着我这童男之身,进入了我的大学时代。
  上大学了,第一次离开父母,感觉很孤单寂寞。
  很想找个女朋友,两个孤单加在一起就是不孤单。
  我这个人实在也很实际,找女朋友一定得漂亮,否则整天对着没感觉。
  可是年轻的漂亮mm太幼稚,总喜欢找帅哥。
  没办法,我不帅,泡不上。
  成熟的漂亮mm很现实,总喜欢找款哥。
  没办法,我没钱,想都甭想。
  到了大二,一屋子人就我和小四是老处男了。
  悲啊,小四158cm,大小眼,满口大黄牙。
  他是处男,合情合理。可我虽不帅,但也没这么惨啊。
  那时,我的情况是:发情发春,J寞难耐。
  每天对着电脑屏幕看日本A片,DIY。
  刚哥,是我一老乡,本校研究生。
  人长得帅,特玩世不恭的哪一种,自称“少妇杀手”。
  我跟他诉苦,他说:“你老是这样,那也总也不是个事啊。”
  “用QQ找mm容易的很,我教你吧。”
  我就打开了QQ。
  “你看你,怪不得没女朋友,整个QQ不是好友就是同学,还一堆大老爷们,你上那去泡妞去?”
  刚哥找了找,说:“就这个吧。”
  他给我找了网名为“寂寞想找人聊”的在线女网友。
  他说:“你看她的头像,用手拖着腮,还起这样一个网名,准发春。”
  不愧是过来人啊,就是有经验。
  “寂寞想找人聊”加我为好友,我俩聊得可欢了。
  她是同城里另一所大学的硕士生jj,大我四岁。
  我让她视频她不干,让她发照片,她也不发。
  她说:“我长得还可以。还是留点神秘感吧。”
  聊到第三天,记得那天是星期五,我们聊得很晚。
  后来她说:“明天是周六,咱俩见面吧。”
  我说:“行。”她就让我第二天六点到她学校南门口去等她。
  第二天,我早早地骑着我那破自行车就奔过去了。
  等了一会儿,大概是六点钟左右,一个穿红色T- shirt紧身jeans的短发mm朝我这边走来,还拨着手机。
  我的心扑通扑通的直跳,也不知是不是她。我的手机响了,真的是她。
  走进一看,她真的是挺漂亮的。
  皮肤白皙,大大的眼睛,短短的头发,简直就像小丸子姐姐。
  165cm左右的身高,还有那迷人的S形曲线。
  她冲我微微一笑,说:“你来了。”她一笑就更美了,我都魂不守舍了。
  “你吃饭了吗?”她关切的问。
  “嗯。没事,咱们找家餐厅去吧,我请客。”
  “不用了。我三点钟才吃完,不饿。咱们在校园外边走走吧。”她笑笑说。
  “行。”我满口答应。
  我的心还是不停的跳着。傻吧了基地问:“拉你的手,你不介意吧?”
  “不好吧,咱们第一次见面。”她笑笑说。
  碰了一鼻子灰。
  后来,我俩走到一家快餐店,我买了两杯饮料,我们就坐下来聊。
  聊着聊着,天就黑了。她说:“我有点累,你送我回宿舍好吗?”
  我当时真的是傻的冒泡,没听出来是暗示。
  我有点不情愿的说:“那好吧。”
  我一直陪她走到她宿舍门口。眼巴巴地看着她。
  她说:“不进来坐会吗?”
  我心里高兴的很,连忙说:“好,好。”
  我跟她进了房间,屋子里没人。
  我说:“你室友不在吗?”
  她说:“她每个周末都回家,不在。”
  这是她转过身去,把门反锁上了。
  顿时,我全都明白了,她想做爱。
  我抱住她,开始亲吻她那温热的双唇;她闭上了眼睛,微微喘着气,润滑的小舌深入了我的口中。
  在那之前,我从来没有亲过女孩子;gf都没有,你让我上哪去亲。
  直到现在还记着那初吻的感觉。
  我用刚哥教我那着,亲她的耳根。
  果然,她很快有了反应。
  喘息声变粗,用她的玉手抓住我的手,伸到了她的bra里。
  她的乳房好软啊,还很有弹性,就是bra的钢丝圈硌得我难受。
  我都已经猴急了,赶快把我的上衣脱了。
  我又帮她脱去了T- shirt。她黑色蕾丝bra挺漂亮,我过我已经没耐心欣赏她的bra了。
  我试图帮她脱掉bra,我当时真的衰的冒泡,半天没解开,还弄得她挺不舒服的。
  没办法,处男嘛。
  她扑哧一笑,自己解开了。
  她那一对丰满圆润的半球形乳房,展露在我的眼前。
  她那对粉红色的小乳头,淡淡的小乳晕,真的是太美了。
  我将我的脸贴在她温热的双峰之间,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让我陶醉。
  我亲吻着她那粉嫩的乳头,将它含入口中,同时舌头还不安分地在口中对她的乳头加以挑逗。呵呵,我当时也挺坏的。
  她粗沉的喘息声加剧了。
  她用双手扶住我的头,亲吻我的脖子;然后又揭开了我的皮带。
  我脱掉裤子,也帮她脱掉了裤子。
  我们继续接吻,我们俩的舌头缠在了一块儿。
  与此同时,我的双手从她背后滑进了她的白色内裤里;顺着她那圆润的臀部一直向后滑,在她的两股分叉之处,我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向她那温热的隐秘地带滑去,两指沾满了她的爱液。
  她真的已经很想要了,其实我那硬硬的dd也硌着她的腹部好久了。
  她的喘息声已经不均匀了,半眯着眼说:“我要你,我想要。”
  我把她抱到了床上,脱掉了我的内裤,也脱掉了她的乳白色内裤。
  她的阴毛不多,粉嫩嫩的小妹展现在我的眼前。
  以前看A片曾看到过很多鲍鱼,但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实物。
  我的心跳加速到180,迫不及待想插入。
  她突然说:“等等。”
  她找出一个避孕套,撕开要帮我带上。
  “不带不行吗?等射的时候我拔出来。”我说。
  “还是带上吧。”她说。
  (现在回想一下,我那时真的是傻的冒泡啊,和mm见面竟然没随身带着避孕套。)她用她温柔的小手,帮我带上了套套。
  第一次带套套的感觉可真是不怎么样,感觉紧绷绷的。
  戴上之后,她抹了一些她的唾液在套子的外围。
  然后她就在床上等着我了。
  我用手分开她那微屈的双腿;
  一只手把着小弟弟,进入了她的小穴里。
  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舒服感;
  感觉她那里很温热,紧紧地握住我的小弟弟,但却很水滑。
  我开始兴奋地抽插着,这感觉太美妙了,可是没到一分钟我就射了;没办法,处男真的受不了这种刺激;外加我都三天光跟她聊天,没DIY了。
  她冲着我哈哈直乐,问我:“你是处男吧?”
  “是。恩,不是。”我急忙说。
  “别瞒我了。我是过来人,一看你那两把刷子,我就知道你是处男。”
  我羞愧的低下了头。
  她又用她那温柔的小手,帮我去掉了套套。
  她用面巾纸帮我擦去了精液,然后噗呲一下将我那已经疲软的小弟弟含入口中;她那温热的小舌不安分地挑逗着我的小弟弟,感觉整个小弟弟都麻酥酥的;我感觉小弟弟又开始要变硬,终于,在她的挑逗下,我又硬了。
  她把我推在床上,然后用女上位迅速地将我的小弟弟整根吞入到她的小穴之中;尽管她的屁股打得我蛋蛋很疼,但这种从未有过的肌肤之亲,让我感到尤入仙境一般。
  她水滑滑的小妹紧紧地包着我那赤裸裸的小弟弟,这种舒服感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。
  她用面对着我的女上位,温柔地抚慰着我那已经饥渴了二十年的小弟弟。
  这时,我突然好想抱着她;我就慢慢起身,我们换成了坐观音式;你别看我是处男,没性经验;可我看了太多的日本A片,性交体位我知道得太多了;我双手环抱着她的柳腰,她那对圆润的乳房在我面前跳动,湿润的小妹冲击着我的小弟。
  我又开始不安分起来,用舌头挑逗着她那对跳跃的乳头;她自然地发出“啊,啊”的声音,她也开始感到Hi了。
  处男,没性经验,猴急,还老喜欢尝试新体位;其实那时不知道,我要是再用坐观音式,外加挑逗她的两个乳头,她马上就会第一次高潮来临;我傻了巴基地又不解风情地跟她说:“咱们换一种体位吧。”
  她把本来已经毕上的眼睛睁开,看着我,说:“那好吧。”
  她换成女上位背对着我,我躺在床上,她双手扶着我的大腿,小妹与我的腿成45度角上下抚慰我的小弟弟;这种体位对于我来说,太有感官刺激了;每一次拔出小弟,都会把她小妹内粉肉带出少许,看上去就像肉粘着肉;不光是处男,所有男人都收受了这种刺激;再加上,这时她又在用她的玉手抚慰着我的蛋蛋,我开始有些受不了了;我用手推着她的屁股,想让她慢点;她看出我快不行了,就说:“想射你就射吧。你是处男,内射没事的,我准备好了事后避孕药。”
  其实她话还没说完,我就突突突地射了。
  我们俩都累了,倒在床上;她偎依在我的怀里,这种感觉真好,做完爱,搂着喜欢的人在怀里;她那丰满而有弹性的身体贴着我,头枕在我的肩膀上,用一只手还在抚摸我的小弟弟和蛋蛋;很明显,尽管我已两次高潮,她没有一次高潮;我当时是处男,不懂女性这些动作的暗语;这暗语其实就是:“我还要。”
  她亲吻着我的乳头,舌尖不安分地挑逗着我的乳头;处男的我竟然不知道,男性那已经退化的乳头也是敏感带;感觉像过电,就像一小细针在扎我;微痛又痒,让我受不了;在她的双重刺激之下,没过多久,我又硬了。
  这次,我跟她说:“咱们用狗交式吧。”
  她说:“那好吧。”
  她跪在床上,摆好了姿势,屁屁对着床外;我站在地上,手把着小弟弟进入了她的体内;然后我就双手把着她的臀部,开始抽送起来;我的动作越来越快,她却突然说:“停。太顶了,有点疼,我受不了。”
  那时都把她当成我的老婆了;
  她说疼,那我肯定得怜香惜玉了。
  我说:“对不起,那我们还是男上位吧。”
  她点点头:“嗯。”
  她躺在了床上,我慢慢的压了上去;这次是她用她的玉手引领我的小弟弟进入了她的体内,看来她真的是急了。
  男上位,最经典的体位,我压着她,她那丰满圆润的乳房紧贴着我的胸膛;我双手抚摸着她的秀发,亲吻着她的面暇,小弟弟在她那水水的小妹里进进出出。
  一种从未有过的男性征服感,充斥我的心头,心里不停地念叨着“她是我的人。”;我亲吻着她的耳朵,她显然是感觉很痒,总向后略闪;我柔声地在她耳边说:“我喜欢你。”
  她毕着双眼,在陶醉,口中很浪地“啊,啊。。。”的叫个不停。
  过了一会儿,她喘气不匀地说:“你再快点,快点。”
  傻冒处男不知道,这时小丸子姐姐马上就要高潮了;但我这个人就是实在;她让我快点,我就快点。
  突然间,她双手紧紧地抓住我的背,双腿钩住我的后腰,屁屁还极力往小弟弟这送;后来,性经验多了才知道,是女生马上就要收缩了,恨不得男生再插得深点。
  我也感觉要不行了,终于我第三次射了;但这次,我感觉在射的同时,她的小妹更有力地握紧握的小弟,有持续几秒钟的向后收缩,这种刺激对龟头真的是妙不可言;与此同时,她的双手抓得我更紧了,指甲几乎陷到了我的肉中。
  她长长地“啊”了一声,与此同时,我也整个人瘫了,懒懒地舒服地压在了她的身上;感觉,小弟弟一点点地变软,才恋恋不舍地从小妹里拔了出来;我用面巾纸擦去小弟弟和她阴唇上的精液,倒在了她的怀里。
  我再一次把头贴在她的左乳房上,感受着她那扑通扑通的心跳;我已经对她整个人都迷恋了,不想和她分开。
  我用我的手爱抚着她的胴体;
  一种对爱的憧憬,对爱的渴求,萦绕在我的心头;我们沉浸在这静寂的爱抚之中。
  有句话说“女人先有爱再有性;男人先有性再有爱。”
  这句话的后半句对于我来说是千真万确的,我真的从内心感觉爱上了她。
  我抬起头,看着她,对她说:“我爱你。”
  她怔怔地看着我,过了良久,她说:“你知道吗?我有老公的,我已经结婚了。”
  她的这句话讲我打入了万丈深渊,心中的低沉落到了极点;我说:“你不是说你跟男朋友刚分手吗?”
  这时,她跟我说了一句话,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;她说:“小弟弟,你要知道:网络是虚幻的,在网络上你不要相信任何一个人。”
  她说着说着,她哭了;我的心里也很难受,眼泪在我的眼眶里打转。
  我帮她拭去她的热泪,她哭着说:“我是不是很贱啊?”
  我急忙说:“不,不。你是我心中的女神。”
  她说:“其实,我很爱我老公的,我也不想这样啊。”
  接着,她一边哭,一边讲诉了她和她老公的事:她和她老公都是特传统的人,一年前结的婚;新婚之夜,是他们俩个每个人的第一次。
  还没出蜜月,就是在新婚的第15天,她老公来到了美国读书。
  在她老公离开她的第一个月里,她天天几乎是以泪洗面。
  她说她老公很疼她的,在这一年里,每天都跟她视频聊天,至少一个半小时,有时周末更长。
  他们本来是说好,她老公在暑假回来看她的。
  可是就在上周,他老公突然说这边老板给了个project,暑假回不来了。
  她说她当时很不高兴,因为她日盼夜盼,以倒计时的方式期待着老公的归来。
  说着说着,夫妻俩就吵起来了。她老公说她不懂事,她说她老公不想着她。
  一生气,俩个人就都下线了,没再继续聊下去。
  她说她后来没上线,一直期望着她老公能给她来个电话。
  她说她每天像没了魂似的,拿着手机,就那么干等着她老公的电话,生怕接不到他的电话。
  她说她晚上哪也不去,就在宿舍待着,她说她生怕她老公往宿舍挂电话她接不到。
  她每天魂不守舍地拿着个手机,晚饭都不喝水,怕上厕所离开寝室接不到她老公的电话。
  她老公以前是每天都跟她视频;每天睡觉前,都跟她挂个电话,再聊聊,再说晚安,再睡去。
  从未有这么长时间的杳无音信。
  三天过去了,她依然魂不守舍的拿着个手机,晚上在宿舍里苦等。
  第四天,她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;她新申请了一个QQ号,起网名叫“寂寞想找人聊”;她说她刚上线,就有一个人要加她为好友,那个人就是我了;我们聊的话题都很正经,处男嘛,不太会聊色的。
  她说,她一直苦等她老公的电话,整整一个星期;可是电话,email,一个都没有。
  她生气极了,就在她老公杳无音信的第七天刚刚结束,她问我明天见不见面;这后面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。
  我终于恍然大悟,我说她为啥,手里老攥着手机,在快餐店里还老往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上看;原来她的内心还是在不停的挣扎。
  后来,我到了美国读书,设身处地,也理解了她的老公;在海外,一个人也真的挺不容易的。
  可是要是夫妻俩谁都先让一步,理解一下,也就不会出这么一档子事儿;这件事,我觉得不只是她们俩的感情遭到了玷污,感觉我自己或多或少也受到了一点伤害;在那之后,我整个人也变了。
  后来,我们又继续聊了一会儿;她后来说:“你知道吗?有时我真的很想要啊。我不想做对不起我老公的事。我就在网上找点A片片断,自己手淫了;或者周末跟我老公视频做爱。我现在觉得我自己很脏。”
  说着说着,她的眼泪又在眼圈里打转了。
  我安慰着她,想想自己也何尝不是对着电脑DIY。
  大概快十一点的时候,她说:“你走吧,宿舍马上要关门了。你还是忘了我吧,对不起。”
  我穿上衣服裤子,又看了她一眼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  就这样,我把我所有的第一次,都给了这次的一夜情。
  回到宿舍,我翻来覆去,心里很乱,就是睡不着。
  之后的那一段时间,每天老想着她;一想着她,心里总是有点难受。
  刚哥是过来人,看出了我的心思。
  跟我说:“你这准是得了一夜情后遗症。我是过来人,相信我,慢慢你就好了。”
  我跟刚哥说明了事情原委,他说:“以我的经验来看,她说的应该是真的。”
  “因为出来玩就是图个快乐,她没必要折这么大一个弯骗你,更没必要跟你挤眼泪。她让你忘了她是好事,听我的,你别惹祸上身。”他说。
  现在,ONS玩得多了,才知道她也一定是第一次出轨,没有骗我。
  1。不开房,竟然带我去她宿舍,太危险。
  2。玩ONS不用炮卡,却用公用卡,危险。
  3。见面地点选在自己活动主场,尽管天黑才回宿舍,也很危险。
  我真的没再找她,在之后的十个月里,我整天忙于出国考试。
  人一忙,就什么都忘了;可是,等忙完考试,一闲下来的时候,空虚的我就又想起了她。
  QQ上没再见她上过线,于是我想给她挂个电话。
  我不敢用我的手机给她挂电话,怕她不接,或让她老公看见。
  我也不敢给她发短信,怕她老公看见。
  我找了公用电话拨了她的手机号,竟然拨通了。
  “喂。”电话里传出了她那久违的声音。
  “啊,是我”我说。
  刚说完这句话,她大概听出了是我,就马上挂断了。
  我很郁闷;当天晚上,我的手机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,她大概也是用公用电话挂的。
  是她,她只是说:“我求求你,别再找我了。我马上就要和我老公团聚了,我只想和我老公过平静的生活。如果我伤害了,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。请你永远地忘记我,永别。”
  “我。。。我。。。”我也不知该说什么。
  还没等我说完,她就挂断了。
  我很愤恨。我恨这一切的一切。
  我真的就再没找过她,我开始放纵自己。
  我跟刚哥要了几个网络浪女的QQ号,知道她们是浪女,我上线就开始聊黄的。
  对方一般都还挺高兴,聊得挺起劲。
  我也换了个手机,加了个炮卡,开始玩ONS。这些浪女性欲都挺强的,跟她们做爱,我的性爱技巧有了很大的提高。
  可没多久,刚哥出国了,没了他的浪女来源,我自己也懒得开发了,尽管刚哥教了我很多招。
  我不想和网络mm谈情,我找ONS的目的很纯,就是纯sex。
  之后,忙于出国的申请,就再没玩过ONS。
  我七月份出的国,正好和刚哥回来失之交臂。
  第二年暑假回国,和刚哥在老家相遇了;这虽不是在他乡遇故知,但我觉得也是一件喜事。
  刚哥跟我说:“咱现在可不是穷酸的白面书生了,咱们找小姐去。”
  在美国的第一年,很不适应,也很忙,没找gf,也没想找。
  又回到了我的DIY时代,听他这么一说,我也饥渴了。
  其实我也早就想找xj了,就是没经验;我是事先有准备的,我把攒下的钱除了买机票,一部分给父母,一部分就留作炮费。
  就这样,在刚哥的指导下,我学会了如何找xj。
  以前和网络浪女做爱感觉很累,她们的欲望太强。
  和xj做爱感觉很享受,她们的花样很多,很舒服;毕竟自己花了钱,享受上帝般的对待。
  有一天我回来得挺晚,妈妈似乎知道我去干什么了,跟我说:“你变坏了。”
  “没有,妈,你想哪去了。我跟哥们唱K去了。”
  关于给救护车让道! 火车上调戏女孩 中秋节到了,祝福大家合家欢乐!
  “你是不是跟你的朋友学坏了?”她又问。
  “真的没有,你放心吧,妈。”我说。
  我不认为是刚哥把我带坏了,人生的路是自己走的。
  妈妈让我找个女朋友,也让我给搪塞了。
  真的不想找gf,我现在已经变得很色,很花;不能给gf安全感。
  更不想谈情;因为我所有的温情和我所有的第一次,都已经被小丸子姐姐带走了。
  和很多漂亮mm做过爱,没第二次说过“我爱你。”
  没遇到过一个处女,不知道情为何物。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