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嫂子的无奈
嫂子的无奈
我看过许多电影,许多情节都是男人在偷窥女人洗澡后,无法忍受那膨胀的荷尔蒙,最后冒险将女主人强奸
  一想到屋子里还有一个男人在,我感到莫名的恐慌,难道刘超他……我屏住呼吸,将水龙头拧紧了点,以让水流声变得更小些。我将头贴在门缝上,想听听外面屋子里的声音,游戏中的打闹声还是在继续吵闹着。
  哎,自己吓自己,屋里除了刘超,没有第二个男人,有谁会来偷看你呢。深深的呼吸几口气,重新拧开水龙头,继续在浴室里享受着暖流的冲击。我喜欢这种暖流慢慢从身上流下,痒痒的,酥酥的,这种感觉比和男人快活那种消魂的刺激更别有一番味道,所以,每次冲凉,我都会在浴室里呆上长长的时间。
  上个月妈去交水电费回来,满是牢骚。
  妈指着我们晚辈说:“你看你们啊,真是没有当家不知盐米贵,只要热天一到,水费整整比平时增加三倍,你们知道现在一吨水多少钱吗,2元,2元啊。”
  妈无奈地摇了摇头,好像在她的眼里,我们都是不懂事的孩子一样。
  爸说:“天气这样热,汗水又多,难道洗澡不用水啊”。
  “就是,还是爸懂事理”。刘超抢着道。
  以后每次洗澡的时候,我都提醒自己尽量把时间缩短,但每次我都无法抗拒那一丝丝暖流的诱惑,依旧在里面长时间的享受着。
  今天,我也不知道自己冲洗了多久,一摸身上的肌肤,竟然被水滋润得滑溜溜的。
  刚一打开浴室门,刘超的阳光就向我瞄了过来。
  “嫂子,你身材真好啊。”
  这不是刘超在讨好我,我的这副惹火的身材,任何男人见了,没有一个男人不嗤嗤称赞,何况现在还是刚出浴。
  难道刚才刘超真的偷看了我洗澡。
  我说:“你啊,没大没小的,你一天读的什么书,脑子里尽是肮脏的东西。”
  听我这样一说,他竟冲我勾魂一笑,那笑容中写满了淫意。
  这小子,比他哥还好色。
  冲他屋里看了一眼,见他正忘我的忙碌着,来到卧室里,倒在床上,很快我就进入了那酣畅的梦乡里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蒙胧中有一种痒痒的感觉从我的大腿传入大脑,就像一只小小的蚂蚁在我身上慢慢地游移。先是小腿,大腿,慢慢地向上移动,我更感觉到,这种酸痒的感觉在我的阜丘部位停留了很久,接着慢慢地开始向我的双峰前进,最后,他竟然大胆地爬上了那对高耸的峰顶,在顶尖处顽皮地挤弄着。
  酥痒的挑逗,我本能地抽搐着双腿。
  突然,一阵子挤痛将我从睡梦中惊醒,睁开眼,我‘啊’的一声叫了出来。
  我没有想到,刘超正爬在我的身上陶醉着。
  一见我大叫,刘超一下子将我的嘴给捂了住。
  “你,你,你……”
  我惊恐得说不出话来。
  我的担心终于在我身上发生了,我拼命地挣扎着,想摆脱他的蹂躏,但任由我怎么使劲,也无法将他从我的身上推开,刘超依旧在我身体里进进出出。
  “嫂子,你真漂亮,从你进入我家的第一天开始,我就想和你做了。你太漂亮了,宝贝,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。”刘超喘着粗气,一边做,一边不要脸地说着讨好我的话。
  我使尽了吃奶的力气才将他的手从我嘴上扳开。
  “我是你嫂子,你也……”我咆哮着,愤怒到了极点。
  “嫂子,你太诱人了,和你在一起的感觉真好”。
  我停止了反抗,对弱小的我来说,已没有任何意义,脆弱的我,麻木地躺在床上,只能迷茫地看着这个男人在我身上发泄。
  整个过程,刘超都在我耳边说着下流的语言。我不知道,他说这些是不是可以刺激他更亢奋的性欲。
  妈啊,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啊,今生,竟然成了两兄弟玩弄的工具,我心里诅咒着这不公平的世界。
  刘超在我身上一阵子发泄,最后终于喘着粗气倒在了床上,看到他那满足的现状,抽搐得变态的脸孔,顿时让我感到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。
  他把手放在我的胸前,像个小孩子一样把我的乳房把玩着,我像一头受伤的小羔羊,木纳地躺在床上。
  刘超看了我一眼,厚颜无耻地说道:“我说过的吗,一会儿你就很舒服的。
  怎么样?我和我哥比起来”。
  我没有理会他,也没有听清楚他到底说了些什么,伤痛的泪水一滴滴从我眼角滑落,浸湿了我整个脸腮。
  他削了我一眼,说:“我靠,看你那样子,还流泪呢,做这种事情,和哪个男人还不是一样吗”。
  他轻描淡写的说出了这样的话,这种语气就像是和一个小姐在交谈一样,全然不顾我的感受。刘夫人从包里掏出钥匙打开门,对站在身后的男人做了一个‘嘘’的动作,示意男人不要出声。
  她把门轻轻地推开一个缝,把脑壳挤进去朝客厅里四周瞧了一遍,见没有人在,对男人一招手,跺手蹑脚的走了进来。
  刘夫人快五十岁了,名字叫张春颖,很喜欢打扮自己,平时也懂得保养自己,每天出去总是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的,饱满的身材更是妖娆妩媚。
  妈的妩媚动人总会让那些结婚的男人垂颜欲滴,平日里都喜欢逗着她,那怕在她身上占不到便宜,口头里也想要过一把干瘾。每次那些男人和她开风流的玩笑,我妈都会应付自如,这更是让那些饥渴的男人煎熬难忍。
  相处的时间久了,有几个男人也还算幸运,终于得到了妈的身体,今天一起来的这个男人就是其中一个,电力公司的,叫黄建宾,两人是在牌桌上认识的。
  “嫂子,下次哥不在的时候,我就来陪你啊”。
  妈突然听到屋里还有说话是声音,忙将那个叫黄建宾的男人推出门外。
  我正起身准备穿衣服,看见妈妈两手叉腰,愤怒地站在门口。
  她没有想到,出现在她眼前的竟然是一对赤裸的胴体,并且还是自己的儿子和儿子的嫂子。
  刘超见妈站在门口,慌乱地扯了一件衣服挡在自己的身上。
  妈走进卧室,对我们指指点点。
  “你们……你们怎么会这样,简直是败坏家风,穿好衣服都给我出来”。妈咆哮着,她平时喜欢偷人,可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和嫂子竟然也偷起情来。
  刘超说:“妈,你怎么回来啦,不是出去打牌了吗”。
  妈说:“我不回来,难道就由你们乱来吗,气死我啦”。
  我坐在沙发上,拼命地数着眼泪,我说:“妈,不是你想像的那样,真的。”
  刘超见我开口了,害怕我向妈说明事情的真相,他眼睛一轮,霍地站起来,指着卷缩成一团的我,对妈告状道:“妈,是嫂子刚才勾引我,她洗了澡出来竟然衣服也不穿,还把我往她的床上拉,说想和我做那种事情,还说哥哥不能让她满足”。
  我惊噩刘超竟然会说出这样无耻的话来,他还算是人吗,不,他不是人,是恶魔,是禽兽。
  我惶恐地看着妈妈,希望她能听我介绍,了解事情的经过,明白其中的事理。
  但我错了,还未等我张口,‘啪’的一耳刮子扇在了我的脸上。
  “你这个贱人,真是不要脸,竟然勾引自己的兄弟,你叫我的脸以后往那里搁啊”。妈就像一头发狂的狮子,张牙舞爪地在我面前数落着,她那张激动得扭曲变形的脸就像恶魔一样,让我不敢正视。
  刘超插科道:“就是,还是我的嫂子,竟然勾引我搞乱轮”。
  妈说:“现在勾引自己的兄弟,我真不敢想像以后会不会去勾引其他的男人,还不知道要给我儿子戴多少绿帽子”。
  妈劈里啪啦地奚落着我,此时她也没有想起平时自己不是也偷了许多男人吗。
  我捂住发痛的脸颊,滑落的泪珠钻进我的嘴里,我抽咽着,痛苦地将那咸涩的泪水吞进胃子里。谁叫我是女人呢,难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都是女人的过错吗。
  妈指骂着我,但具体说了些什么,我一句也没有听进去。
  妈把我辱骂一顿后,气愤地摔门而去,或许,她本想回家和那个男人做一些神秘的事情,却不想让家里的两个后辈搅扰了她的好事情,此刻,她把所有的气都冲在了欧阳光子身上。
  刘超在挨了妈一顿骂后,又滚回他的房间玩游戏去了。
  屋里,空气顿时凝固,变得像家里刚办完丧事一样,让人窒息得快喘不过气来。我的心犹如万箭穿心般的疼痛,这荒唐的事情使我在身理和心理上都是极大的侮辱,我开始讨厌这个家庭。
  炽热的阳光炫耀着它那凶狠的气焰,窗外那早上还依然昂立的花朵现在已是像受伤的孩子,耸拉着脑袋,没有了一点生机。
  此时,我才发觉,我的心不知在何时,已是万般憔悴。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