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她的水真多呀
她的水真多呀
国庆七天很快过去,我回到了正常的工作当中,但生活上,因为“做个好人真难”的闯入,变得越发刺激起来
  因为上次语音直播的成功,我和她聊得越来越多。
  这一过程,现在回想起来当然是很快的,但当时,却无比漫长。
  在我的不断努力下,她第一次对我说出“我想要你的大鸡巴操我的小骚逼”这句话。
  也第一次主动地给我发了她的照片。
  照片虽然开了美颜,但仍能看出她五官的精致。
  她皮肤很白,长了一双桃花眼,雾蒙蒙的,仿佛时刻都在动情。樱桃小嘴微微上翘,宜嗔宜喜。
  总之,在看到照片的那一刻,我即开始了对她的幻象。
  我想象着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,若是她被我大力抽插,那双眼睛既饱含情欲,又无辜天真,该多么动人?!
  还有那张小嘴,虽然她说过不喜欢为男人舔鸡巴,我却似乎能想到将大鸡巴插入其中的快感。
  “我要操你。”我这样对她说。
  “我不想和你做。”她很直接地告诉我,我不是她喜欢的类型。
  “你用不着这么坦白!”我心里有些失落,假装生气。
  “直接点好。”
  “伤心!”我说,“我身边的女人没有不喜欢我的。”
  “那我是第一个。”
  这时候,我有些迷惑了。
  我能够明显感觉到她的抗拒,她并不在乎网络上和我撩骚,但若我想更进一步,她一定会坚定拒绝。
  为什么?
  时至今日,哪怕在我成功地插入她身体后,我也搞不懂这个问题。
  女人的心真是难以捉摸。
  不过,这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挑战。
  男人天生就有一种征服欲,越是难搞定的女人,你越是想要将其击破。当你想尽办法,最终在她身上驰骋,那种征服的快感甚至会超越做爱本身的乐趣。
  在我更年轻的时候,凭借着招人喜欢的外表、适当的幽默,我并没有在男女之事上遭受过挫折。即使是现在,我步入了奔四的年纪,也偶尔会遇到一些女人主动的靠近。
  被一个女人说不喜欢,我怎么能服气?
  “我一定要操你,还要让你求着我操你。”我在心里暗暗说。
  实际上发出去的消息却是:“天呐,你要了我的第一次!你要对我负责!”
  “呵呵。”她被我逗笑了,“那我负责一直不想跟你做爱。”
  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,每天聊性当然不会长久,我开始了解她的生活。
  她的婚姻确实不算幸福,她老公,姑且称之为A吧,曾经两次出轨。
  第一次是被朋友带着招妓,那时候的A还是个老实人,做完那一次,就一直害怕自己得上艾滋病。在患病的压力和对妻子的愧疚中,他主动说出了自己招妓的事,并乞求“做个好人真难”的原谅。
  她原谅了A,“如果有艾滋,我陪你一起死”——她这样对A说。
  说实话,我在听到这事时有些感动,这个女人是真的爱自己的老公。
  所幸,她老公并未患病,在半年后再次检查,终于是确定了没有感染艾滋——说起来,我记得艾滋病的潜伏期好像可以很长,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检查的。这里奉劝各位,即使是出去乱搞,也要尽量做好安全措施。
  A第二次出轨,是在外地工作。
  她告诉我,当时她并不知道老公出轨,去探望老公的时候,两人还在宾馆大干了一场。
  “那时候我们做了好几次,他时间也长,还有好多新姿势。肯定都是那个女人一起做的……我现在想想就恶心。”
 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  “我知道他出轨后,还去见过那个女人。”她又说。
  我有些惊讶:“见面?见面做什么?”
  “我们一起吃饭喝酒唱歌。”她说,“我还要装作不知道他们的事,扮演一个贤妻良母的角色……他们在另一个包间商量打孩子的事,我就在外面。”
  那个女人为她老公打胎的事儿,我之前听她说起过。
  她连着说了很多话,我能感觉到,她这些年的抑郁爆发了,心里面的怨念必须要找个人倾述。
  我静静听她讲述,并不多言。
  “呼……听我说这些,很烦吧?”她问。
  “不烦。”我说,“我说我现在不想操你,只是心疼你,你信吗?”
  “信。”
  我发了一个抱抱的表情。
  她的不幸冲淡了我的欲望。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都只当她是朋友,不去想男女之事。
 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一个月之后。
  单位派我去江苏学习。
  我回到家后,还有些懵逼。以前单位派人学习,没有去过江苏,而且,也没派我去过……这次两点都占了,难道是冥冥中的安排?
  “我后天来江苏。”我给她发了一条消息。
  “嗯?”
  我说:“我后天来江苏,单位派我过来学习。”
  “哦。”
  她大概也很吃惊,代表着“正在输入”的三个小黑点依次闪动,过了会儿,她又说了一句:“我不会见你。”
  意料之中。
  我问:“你怕了?”
  她:“怕什么?”
  我:“怕我会操你,怕你自己忍不住。”
  她:“所以我不会见你。”
  我:“没事。到时候再说吧,我来了再约你,到时候你可以不来。”
  出差很快安排下来,晚上的飞机,到了已经快凌晨。
  因为是公差,我们住的两人间,我和同事张平住一起。这小子是个真正的色狼,因为他,还发生了很多事,这里就先不说,下次专门写。
  一天的学习之后,我拍了一张培训的照片给她。
  “学习挺轻松的,就是有点烦。”
  她:“轻松就好。很羡慕你们,工作也不累。”
  我:“看着不累,压力大,不然我也不会在网上乱聊。”
  她:“呵呵。一起培训的有美女吗?”
  我:“我脑子里就想着见你,没注意。”
  她:“你为什么非要见我?”
  我:“我想抱抱你。你不想做,我可以就只是抱抱你。”
  她:“我晚上带孩子去公园,你想见我,可以过来。”
  带着孩子……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带着孩子的话,只怕是抱一抱都不行。
  这也是好事,至少她愿意见面了。
  女人和男人的不同之处就在这里,也许对于男人来说,只是见面,但对女人,和陌生人见面,在心理上就几乎默认了她愿意发生关系。
  虽然这一条对她来说可能不准。
  我赶紧洗澡,把自己收拾得人模狗样。
  公园是当地一个比较热闹的地方,背后是商业街,广场上有很多大妈跳舞,周围全是儿童游乐设施和小吃摊。
  我拿着手机等了好久,才终于看到她。
  看到她的那一瞬间,我的心跳加快了。
  她穿了一件鹅黄色的T恤,胸脯高耸饱满,下身是牛仔裤,显得双腿很匀称。
  这样穿着,既不会显得太妖魅,又能凸显她身材的优点。简单的打扮,但看得出,她也是花了心思的。
  她看上去有些忐忑,我走过去。
  “嗨。”
  她抬头看我,我这才近距离地看她的脸。
  皮肤一如照片上那般白皙,眼睛却更加妩媚。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气,很奇怪,和我见过的所有女人都不同。
  我忍不住轻轻吸了口气,奶香?那股香气,好像是奶香,但没有腥味。
  “看什么呢,傻了!”她笑着说。
  我嘿嘿一笑:“看到美女,忍不住多看两眼。”
  说着,我故意把目光落在她胸脯上。
  她的奶确实很大,起码也是D,宽松的T恤被顶起来,很是壮观。
  “嘿!”她冲着我喊了一声,低声说,“呐,现在看也看了,够了吧?我回去了。”
  说着要走,但脚下没有动。
  我笑着问:“诶,你先别走啊……你不是要带孩子过来吗,孩子呢?”
  她用手撩了撩头发:“孩子他爷爷带着,我给他们说我出来转转。”
  我点点头:“那我们换个地方聊吧,被别人看见也不好,你不好解释。”
  “去哪儿聊?”
  我指了指旁边的一个酒店招牌:“上面有茶楼,我们到茶楼聊。”
  她“嗯”了一声,没有拒绝。
  我们进了电梯,我按下楼层键。
  这种商业大厦一般都是整层出租,电梯里,每个楼层键旁边都会写着商家名。
  她看见我按键,就问:“不是说去茶楼吗,去酒店干嘛?你按错了?”
  我直视她双眼:“没按错。我在酒店开了房……我就想抱抱你。”
  “那我不去了!”她伸手去按电梯。
 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,将她整个人拖到我怀里紧紧抱住。
  “我是想操你,但是你只要不同意,我绝不乱来!”
  我们靠得太近,她上半身竭力远离我,但我搂着她的腰,我们腰部紧紧贴在一起。
  闻着她身上特有的香味,我的鸡巴已经硬起来。
  “叮!”
  电梯到达楼层,我稍微远离了她,但没放手,拉着她就往房间走。
  她的手一直在轻轻颤抖,时不时会想要甩开我,等我开了门,她却一下子钻进去。
  我关上门,见她正打量房间,便张开手臂。
  “快,来抱抱。”
  她瞪了我一眼:“谁要跟你抱,你不安好心!”
  “嘿嘿,你怎么知道我不安好心?”我靠近一点,两只手一把抓住她的腰,将她带到我身前来。
  “感觉到了吗?”我问。
  “哎呀,你放开!”
  “你感觉到了吗?”我凑到她耳边,继续问。
  “什么!?”
  我双手放在她屁股上,用已经勃起的鸡巴使劲朝前顶了顶。
  “我刚刚在广场上就硬了。”
  “哎呀,你放开我!我要回去了!”她挣扎着。
  我将她扑倒在床上,抓住她的双手,用身体压着她:“我要操你。”
  “你说过只是抱一下……唔!”她仍然挣扎着。
  在她说话的时候,我俯下身子,一口吻在了她嘴上。
  软软的。
  饱满的嘴唇触感非常美妙,她口中发出“呜呜”的声音,身体扭动着,想要将我推开。
  我用膝盖分开她的双腿,却没有继续进攻,而是离开了她的唇,看着她,认真地说:“我要操你!”
  说完,也不等她回应,便亲在她脖子上。
  她曾经说过,耳朵是她最敏感的地方。
  果然,当我的舌尖轻轻舔过,她的挣扎立刻微弱起来,好像我舌头有电流,令她全身都战栗了。
  “你穿这么漂亮,就是想被我操。”我在她耳边呢喃。
  “啊……不是!我平常就这么穿,你别亲了……不要……”
  我死死用身体压着她,同时挺动腰肢,隔着裤子,用鸡巴不停地顶她的下体。
  “我要亲,我不但要亲你,还要操你。”我轻声说,声音里却开始喘息起来。
  “不要……我忍不住……”
  “忍不住想要被我操?那就不要忍!”我抓着她左手,将她的手放在我的胯下。
  坚硬的鸡巴已经翘得很高。
  她手摸上去时,颤抖了一下。她想要抽开手,我却死死抓住她的手。
  “你身上有一种香味。”我继续撩拨她的耳垂。
  她的耳垂很圆润,舌头舔在上面,凉凉的,仿佛是玉石。
  “什么味道?”她问我,左手轻轻捏了捏我的鸡巴。
  我赶紧伸手脱下裤子,过程中她拿开了左手,但却没有再挣扎,等我把鸡巴放出来,便又抓着她的手,令她握住我的鸡巴。
  “好硬。”她低呼了一句。
  我笑起来,伸手揉了揉她那硕大的奶子:“说不清楚,但是很刺激的味道……你的奶子好大,我舔舔。”
  隔着T恤,我直接张口含住了她的奶,当然,其实是含住了奶罩。
  “不要!”她赶紧推开我,“衣服弄脏了!”
  我站起身来,鸡巴在她面前跳动了两下,她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它。
  “那就脱掉吧!”我伸手掀起她的衣服,解开了她的胸罩。
  那双白花花的大奶子一下子弹出来,硕大的奶子微微有些下垂,却仍然高耸着如山峰。我想,即便是不生孩子,这样大的奶子,也会自然下垂的。
  我一口含在她的奶子上,舌头不断弹动,刺激着她的奶头。手放到她双腿之间,摩挲了几次,便隔着牛仔裤,揉起她的阴户来。
  她下面热烘烘的,有些潮湿。
  “啊……”她发出了轻轻的喘息声。
  我继续挑逗她,虽然看她的表现,分明已经不需要前戏,我仍然不紧不慢地撩拨着。
  舔她的奶子和耳垂,用手搓揉她的阴户,强迫她握着我的阴茎……不断的刺激下,她从挣扎转而享受,口中发出了愉悦的“嗯嗯”声。
  我伸手去解她的裤子,她却很警醒地抓住我。
  “不要!”她咬着嘴唇,略带哭腔。
  我抓起她的手,放到我嘴边,轻轻吻了一下,然后将她的手放在她头顶,继续去解她的裤子。
  “你只管享受!”我这样说。
  我坚决地脱下她的裤子。
  那里已经泛滥。
 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流出的淫水几乎将她的内裤全部打湿,旺盛的阴毛被淫水打湿,在灯光下反射微光,十分诱人。
  这一次,我没有犹豫,直接将鸡巴送到她的阴道口。
  腰肢用力一挺,整根鸡巴毫不费力地进入,私处紧紧贴着,仿若一体!
  “啊!”
  她开口大叫一声。
  时至今日,我仍然能想起那一声呻吟,饱含着满足、羞耻、愧疚、愉悦和享受的呻吟。
  她表情似乎要哭泣,双手死死地抓住我的肩膀,双腿紧紧夹着我的腰。
  我的鸡巴进入到她充满淫水的嫩穴里,被一层层嫩肉包裹着,那些嫩肉好像一张张小嘴,在不断亲吻我的阳具。
  这令我忍不住发出了满足的喘息。
  我俯下身体,紧紧抱住她,贴在她耳边:“好舒服,你下面好多水。”
  “……造窝……”她开口说话,声音太小,很含糊。
  “什么?”我轻轻拔出了鸡巴,等只剩龟头在里面,猛地一下撞进去。
  “啊!”她仰着头,大大地张开嘴巴,“操我!我要你操我!”
  我不再说话,只不断挺动腰肢,每一次,都将龟头拔到阴道口,再狠狠地撞击进去。
  淫水不断分泌,将整个阴道都润滑,她的阴道本来很紧致,可在这样的淫水下,我几乎再也感受不到阳具被吸吮的酥麻感,只有每次拔出阴茎时,龟头的冠状沟能感觉到她的嫩肉,双方彼此摩擦,带来令人颤栗的快感。
  “啊……啊!操我!操我!使劲……啊……操我!快操我!”
  只用了一分钟,她便毫无顾忌的大叫起来。
  我感受到她的阴道开始收缩,便加快了速度。她叫得越发畅快。
  我操过的女人中,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像她这样叫过。
  在不断地抽插中,突然,她发出了一声极高亢叫声。
  “啊——啊!”
  随后,她身体紧绷,满头大汗,全身猛地抽搐一下,阴道里喷出了一道暖流。
  她高潮了!
  我竭尽全力继续抽插,注意力却不知怎么聚集在她脸上。
  她额头的静脉血管都凸显了,整张脸红扑扑的,充满情欲的色彩。她的表情仿佛痛苦,又仿佛是愉悦到了极点,甚至看上去有些咬牙切齿的狰狞。
  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此刻,我突然觉得,原来一个人的表情,竟然可以那么复杂。
  高亢的叫声戛然而止,她紧绷而僵硬的身体突然软下去,然后,她发出了一声幽幽的叹息。
  我知道,已经得到了满足。
  我在她额头亲了一下,满嘴唇都是汗水。
  鸡巴仍然是坚硬的,但已经到了崩溃边缘,在她淫水的刺激下,我强忍着没有射……早知道她高潮这么快,我刚刚也该直接喷射的。
  “抱抱。”我抱住她,身体的动作牵扯到阴茎,阴茎又刺激了她敏感的阴道,她下身抽搐了一下。
  她有气无力地抱住我。
  “好舒服。”她低声说,声音温柔得宛如撒娇的小猫。
  我们抱了几分钟,等她高潮的余韵过去,我继续抽动起来,谁知她却推开我,很认真地说:“我要回去了。”
  “嗯?”我很吃惊,“我们才做了几分钟,还有时间吧。”
  “不行,我刚刚跟孩子的爷爷说我去找个朋友,还不回去,他们要多想。”
  她快速地起身,此时在我面前坦然显露裸体,没有丝毫的羞怯,只是看着床单上那篮球大小的湿润处,脸又红了。
  她白了我一眼,扯过被子,将拿出湿润挡住。
  只用了一分钟,她就穿好了衣裳,除了浑身是汗,倒和进来时没什么两样。
  我见她是真要走,就不想再拦她,只装作可怜的样子,指着坚硬的鸡巴问:“那我怎么办?”
  “你自己解决咯,哈哈!”她笑起来,伸手拍了拍我的龟头,“我先走啦!”
  我一把拉住她的手,捧着她的脸,亲了一口:“再联系?”
  她低下眼睑,娇羞得不敢看我,只“嗯”了一声。
  等她离开,我坐在床上,掀开被子,看着那篮球大小的湿处,笑了起来。她的水未免也太多了,不知道是不是每次都这么多?
  也许,明天可以再试试?
   【完】